志愿军粉碎敌人的,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如何粉碎
分类:世界历史

1951年8月中旬,联合国军为了配合停战谈判,在其地面部队发动夏季攻势的同时,又乘朝鲜发生洪水灾害,以其空军对志愿军发动了以分割前线与后方、切断运输线为目的的大规模的绞杀战,亦称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妄图以军事压力,逼朝中方面接受其停战谈判中的无理要求。 美军动用其侵朝空军约百分之七十的兵力,在其发动的绞杀战初期主要对朝鲜北部的铁路、公路、桥梁昼夜进行普遍地反复轰炸,使交通运输处于瘫痪状态。随即,又于1951年10月份,开始了绞杀战的第二阶段即集中轰炸清川江以南的新安州、西浦、价川间铁路三角地区。此处是朝鲜铁路运输的咽喉,这个地区的铁路被破坏,则南北东西铁路运输将同时中断。美军每天平均出动五批103架次飞机集中轰炸这一地区,在四个月中,三角地区共中弹38186枚,平均每两米中弹1枚。1952年1月至6月,美军又将轰炸封锁铁路三角地区改为机动重点突击与轰炸封锁铁路两端的战法,随后,又把重点移至清川江以北,并对志愿军兵站、仓库实行重点突击,直接破坏志愿军物资储备和供应。同时,为避开志愿军空军和高射炮兵的打击,美军采取了夜间活动,并在志愿军交通运输线投掷大量定时炸弹、蝴蝶弹、四角钉等,阻止志愿军运输。 志愿军反绞杀战是诸军兵种联合作战,志愿军领导机关坚持集中统一指挥,贯彻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原则,明确制定了以集中对集中,以重点对重点的作战方针,使众多兵种、部队协同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 在中央军委的统一指挥下,志愿军空军采取轮换作战的方法,1951年9月,先后集中了8个师的兵力,迎击敌机,掩护交通线上的抢修、抢运。至12月底,共出动飞机3526架次,击落击伤美机95架,迫使美国空军战斗轰炸机的活动空域缩至清川江以南,使美空军B29型战略轰炸机从10月份起转入夜间活动。1952年2月10日,志愿军空军将美空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及其僚机击落,在美远东空军以至美国国内都引起了轰动。美远东空军司令威兰悲哀地承认,戴维斯的毙命,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从1952年3月开始,美军将空中战线逐步向北推移到鸭绿江沿岸,并进行重点轰炸。志愿军航空兵师轮番空战,于七、八月间在泰川、熙川等地给美空军以沉重打击,使空中战线逐渐南移到清川江以南地区,对粉碎美军的绞杀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志愿军高炮部队采取重点保卫、相应机动的作战方针,掩护抢修、抢运,以三分之二的兵力广泛实施机动作战,并布署重兵于三角地区,协同航空兵打击敌机,使美机的投弹命中率由50%多下降到5%左右,粉碎了美机的重点封锁。美军不得不承认其空中优势逐渐丧失,哀叹高射炮火稠密猛烈,几乎难以完成轰炸任务。 在志愿军空军、高射炮兵对空防御作战的协同下,志愿军铁道兵以坚韧不拔的斗志,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抢修、抢建铁路,同兄弟部队共同创建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志愿军工兵部队,积极抢修公路、桥梁,在主要河流渡口除加固正桥外,还增设数座便桥,有的渡口还修建了水下便道,同时,在公路沿线大量设置车辆待避所和对空监视哨,保证了后方汽车运输的持续进行。后方勤务运输部队与铁路运输密切配合,实行分散包车,多点装卸,加强兵站仓库的伪装、防火,及时抢运物资等措施,把作战物资安全运往前线。 志愿军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斗争中,各军兵种在统一的领导下,密切协同,积极斗争,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于1952年5月31日在汉城记者招待会上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惊人的奇迹。 本文摘自《解读抗美援朝战争》,姜廷玉主编,解放军出版社出版

944cc天天好彩 1

二四六天天好彩949cc,944cc天天好彩,1951年8月中旬,“联合国军”为了配合停战谈判,在其地面部队发动夏季攻势的同时,又乘朝鲜发生洪水灾害,以其空军对志愿军发动了以分割前线与后方、切断运输线为目的的大规模的“绞杀战”,亦称“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妄图以军事压力,逼朝中方面接受其停战谈判中的无理要求。

美军动用其侵朝空军约百分之七十的兵力,在其发动的“绞杀战”初期主要对朝鲜北部的铁路、公路、桥梁昼夜进行普遍地反复轰炸,使交通运输处于瘫痪状态。随即,又于1951年10月份,开始了“绞杀战的第二阶段”即集中轰炸清川江以南的新安州、西浦、价川间铁路“三角地区”。此处是朝鲜铁路运输的咽喉,这个地区的铁路被破坏,则南北东西铁路运输将同时中断。美军每天平均出动五批103架次飞机集中轰炸这一地区,在四个月中,三角地区共中弹38186枚,平均每两米中弹1枚。1952年1月至6月,美军又将轰炸封锁铁路“三角地区”改为机动重点突击与轰炸封锁铁路两端的战法,随后,又把重点移至清川江以北,并对志愿军兵站、仓库实行重点突击,直接破坏志愿军物资储备和供应。同时,为避开志愿军空军和高射炮兵的打击,美军采取了夜间活动,并在志愿军交通运输线投掷大量定时炸弹、蝴蝶弹、四角钉等,阻止志愿军运输。

志愿军反“绞杀战”是诸军兵种联合作战,志愿军领导机关坚持集中统一指挥,贯彻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原则,明确制定了“以集中对集中,以重点对重点”的作战方针,使众多兵种、部队协同作战,从而发挥了“防空、抢修、突运”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

在中央军委的统一指挥下,志愿军空军采取轮换作战的方法,1951年9月,先后集中了8个师的兵力,迎击敌机,掩护交通线上的抢修、抢运。至12月底,共出动飞机3526架次,击落击伤美机95架,迫使美国空军战斗轰炸机的活动空域缩至清川江以南,使美空军B—29型战略轰炸机从10月份起转入夜间活动。1952年2月10日,志愿军空军将美空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及其僚机击落,在美远东空军以至美国国内都引起了轰动。美远东空军司令威兰悲哀地承认,戴维斯的毙命,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从1952年3月开始,美军将空中战线逐步向北推移到鸭绿江沿岸,并进行重点轰炸。志愿军航空兵师轮番空战,于七、八月间在泰川、熙川等地给美空军以沉重打击,使空中战线逐渐南移到清川江以南地区,对粉碎美军的“绞杀战”起到了重要作用。

志愿军高炮部队采取“重点保卫、相应机动”的作战方针,掩护抢修、抢运,以三分之二的兵力广泛实施机动作战,并布署重兵于“三角地区”,协同航空兵打击敌机,使美机的投弹命中率由50%多下降到5%左右,粉碎了美机的重点封锁。美军不得不承认其“空中优势”逐渐丧失,哀叹“高射炮火稠密猛烈,几乎难以完成轰炸任务”。

在志愿军空军、高射炮兵对空防御作战的协同下,志愿军铁道兵以坚韧不拔的斗志,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抢修、抢建铁路,同兄弟部队共同创建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志愿军工兵部队,积极抢修公路、桥梁,在主要河流渡口除加固正桥外,还增设数座便桥,有的渡口还修建了水下便道,同时,在公路沿线大量设置车辆待避所和对空监视哨,保证了后方汽车运输的持续进行。后方勤务运输部队与铁路运输密切配合,实行分散包车,多点装卸,加强兵站仓库的伪装、防火,及时抢运物资等措施,把作战物资安全运往前线。

志愿军在10个月的反“绞杀战”斗争中,各军兵种在统一的领导下,密切协同,积极斗争,粉碎了敌人切断我交通线的企图,形成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于1952年5月31日在汉城记者招待会上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前线,创造惊人的奇迹”。

本文由944cc天天好彩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志愿军粉碎敌人的,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如何粉碎

上一篇:进行岁月褶皱里的野史气象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